那茧

或许我是长大了。主动的为老爸修剪他那指甲,在那粗糙的手指上摸索了半天。目光久久的盯着他那满手掌硕大的茧。

他的手生的并不是那么标致。粗糙!每到时节交替时他种是直呼手疼。他从来没有抱怨过,总是忍着,忍着。久了自然不在乎。我习惯性的拉他的手。看着那茧心里却萌发了一种感恩之心。

几年前他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时,什么也没有,白手起家。那时他喜欢干,喜欢吃苦。别人不肯做的他从不挑三拣四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爸爸开始包工地。手里头有了点钱越干越大。久了竟忘了自己——是老板。总喜欢和工人住在一起。有时候我问他:你一个大老板为什么总喜欢和工人住在一起?他说:每个人都是由穷走到富的。我以前是工人,现在依旧只是一位工人。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理解这句话。

他还是喜欢拼命的干。从不惋惜,怜悯自己。妈妈总是生气的对他说:一个大男人总是不会料理自己。或许正因为这样,手中长满了茧......

我抬起他的手,看着他,他却像个孩子一样“傻乎乎”的朝我乐。这是一个儿子能为爸爸做的最普通不过的事了。在日光灯的照射下。我静静的为他修剪他那满手掌硕大的茧。一声不吭的,剪着剪着......

不知出于什么眼角的眼泪缓缓的跌了下来。偶然见望见老爸的眼角也湿了......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